首页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成长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编辑:蒋千敏 时间:2020-11-28 阅读:

大通社见习记者 张哲萍 报道

    少年时光,你羡慕我自由,我羡慕你幸福。你厌烦至亲的唠叨,我渴望至亲的陪伴。现实迫使我独立,冷漠闯进我心房。上帝为我关上门的时候,也为我打开了一扇窗。年长至亲带给我人间的真情,温暖着我的心房。

    青年时光,至亲的回归并未消除我的冷漠,内心对亲情的排斥与渴望形成着矛盾体。一味的从父母身上索取,仿佛要他们弥补曾经的缺憾。用最差的态度面对父母,用最好的态度面对亲人。

    踏上远地求学之路,候车厅里,父母不断的叮嘱各项事项,我总是有一种淡然的态度回复。“车来了,我该走了。”我说道。“到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报平安,要什么就说。”母亲有点哽咽的说,望着母亲渐渐泛红的眼眶,我低声默答, 走进车厢坐在位子上从窗子外望去,父母伫立在原地望着车子,我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们,车子慢慢发动离开,看着父母的脸庞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我才把视线从窗外转入车厢内。头脑思绪万千我索性戴上耳机沉进音乐中去,沉闷的车内环境带给人昏昏欲睡的感觉,当听到李荣浩的《爸爸妈妈》时,不知为何我脑海中浮现出父母对我的关心画面,想起父母那不符合实际年龄的充满皱纹的脸庞,时光在他们脸上留下的痕迹,想起了上车前父母的嘱托,想起了许多许多....鼻子渐渐发酸,一抽一抽的,眼泪趁我不注意落了下来,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流眼泪,年少时思念父母的我曾在小角落落过泪,年少时的落泪让我学会了独立。成年后的这次落泪让我理解了亲情。

    当我回首过往,会发现其实最懂我最爱我的人其实是父母,曾经小学、初中、高中乃至现在大学大部分人都只是自己人生每个阶段的过客,真正一路陪伴着自己关心自己的只有父母。记得在高一时,那一个寒风萧瑟,下着小雨的晚上,室外温度接近零度,晚自习过后,我回到宿舍看到一个脸有着不正常的红肤色,头发好像被雨打湿了的中年妇女站在值班室门口,我下意识是认为是个来看别人孩子的家长,正准备上楼。“儿子”耳朵旁响起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转头一看才看清那个中年妇女的面容,原来是我的母亲,我带着惊讶又有点烦燥的心情与她交谈,明白了她为了给我送鸡汤和药,大半夜从市区开车来到县区,怎奈半路下了雨,我接过她手中的东西在触碰到她的双手时我感受到了冰冷的皮肤温度,我沉默着,在那个夜晚,母亲用关爱的温度温暖了我那沉寂已久的心房。

    也许我的父母不是最优秀的父母,但是他们给予了我生命,带我来到这大千世界,让我吃得饱穿的暖,他们的为人处事也影响着我形成了正确的三观。所以对于我来说,他们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父母尽到了父母应尽的义务与责任。车上的落泪让我悟到:即使父母在我年少陪伴成长的时间很少,从小到大开家长会永远我的家长座位都是空的,是因为他们想给我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不得不留下这种遗憾,我应该怀感恩之心去对待父母不应该以冷漠态度去对待他们。”其实有缺憾的爱才算是真正的爱,我感受到了心理的升华,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成长了。

    我感悟着成长,思考着成长,成长的我,把一切隐藏在心底,唯有留在心海的涟漪在一层层的明晰。(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4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