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观察 > 教育视点 > 资讯详细
教授:一批本科生没好好学习 老师没好好教是原因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时间:2015-02-09 阅读:

相较今天大学校园里的青椒”(青年教师)50多岁的张牧(化名)老师坦承自己是一个异数

张牧说,自己房子早就分过,家里经济无忧,评不评正教授不是太重要,但是青椒们背负的太多。

走过近20年副教授的漫漫长路,这位刚刚通过湖北省首批教学为主型教授评审的老师没有太多的激动,他更愿意大声疾呼:大学的首要任务便是育人,用科研去敷衍教学,比学术腐败更可怕,不改革,受害的是新一代的大学生,毁掉的是国家的希望

在他看来,当前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从精英教育转到大众教育,一批学生在本科阶段没有好好学习,而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老师没有好好教。

一个现实的案例: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学期,一个班里某一课程考试成绩不到30分的有7个,60分以下的占了一半,尽管也有5人的卷面上是90多分,但是,在这组简单的数据背后,一些人基本上没有学东西

张牧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在他的印象中,当年考试时,老师总要出一两个题为难学生,卡一卡,叫爬坡。而近年来,张牧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担心:出题时总在想这些题目要是学生都不会做怎么办呢?

张牧至今记得,自己当年上大学时学习高等数学,同学们把书上的题目做完,还要找来参考书,再做上千道题。现在很多同学书上的能做到1/3就了不起了,这会有质量吗?

这些年,张牧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工资比建筑工地的民工差一大截:市场是最现实的衡量标准,我们的产品出问题了。

张牧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大学生是如今社会各行业的中坚力量,但是当年刚上大学时,有的人甚至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基础比现在的高中毕业生差远了。为什么成长那么快?除了智力水平都不错,关键是在大学里争分夺秒的学习,有好的老师在用心用情引导。

张牧认为,今天的现实,不是一个老师就能改变的,需要所有的老师一起努力,尤其低年级的老师,大学的习惯没有搞好,大学的基础没有打好,他就荒芜了

然而,在张牧的观察中,与自己当年读书时老师们全身心投入教学截然不同,今天的一些老师精力可能80%用在科研上了,20%在教学上,年轻老师的主要精力是写论文做课题,资深的老师要成为学校的旗帜出去拉课题拉项目。

一次听一位老师讲课的经历让他记忆犹新:这位老师把两句话可以描述清楚的点用了十句话描述。我一个教授都被绕晕了,学生怎么可能听得懂?这就是教学的艺术,当然要有天赋,但更要时间精力的投入,要积累和积淀。

看过四川大学周鼎老师的《自白书》,张牧满是忧心,但对青椒也充满同情。

张牧介绍,从讲师到副教授,再到教授,每个不同的级别之间都相差10002000元的工资,而在青年教师群体中,买房买车结婚生子,解决职称待遇自然就成了首要问题,搞科研换钱也是大势所趋,绝大多数老师都愿意好好教学生,但是绝大多数老师都会被唯论文论的指挥棒指到哪儿就会打到哪儿。

校园里的天平越来越向科研倾斜。

张牧注意到,在学校评选高级职称的标准中,早前还要求教师在做科研的同时,教学考核必须达到优秀才有机会参评。而近些年,政策就转变为只要教学考核通过老师同学的打分便可参评,最后,全校所有的老师都通过了,这样一来,教学考核便成了附赠品’”

张牧说,学校征求意见时,老教师们充满无奈:对年轻人还能提什么意见呢?科研的要求那么高,如果你再提高对教学的要求,那老师们还活不活?

同样让张牧费解的是,所谓科研,就应该顶天立地要么有理论创新,要么能解决实际问题,但实际上,由于大学教师职称评定与论文数量挂钩,买论文、在实验室中靠着几个数据做文章便成了常态,很多博士生都不免吐槽想做的不能做,成天做这么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这位30年坚守在教学一线的老师期待湖北的职称改革推向全国,并形成一种气候,真正改变高等教育的一些现状,让更多高校把教学的权重提升到相应的位置上,让更多的年轻老师回到教学的道路上,还科研一方净土,让孩子们不要成为政策的受害者。记者雷宇实习生韩天伟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4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110号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znonli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